仙蒂 第1章

  发信人: 古蛇
  译 者: 古蛇、Leonic
  标 题: 仙蒂
  有雪斋翻译集
  当女儿仙蒂出生时,我既高兴又悲伤。
  高兴,因为她是一个珍贵的小礼物;悲伤,因为仙蒂的母亲在分娩时过世。我花了好长的一段时间,才慢慢从伤痛中復原,但每次看到仙蒂,我心中仍然喜悦不已。
  我必须承认,当女儿在六到十二个月大时,有时候,在我帮她换完尿布,把身体彻底弄乾净之后,我会舔她的婴儿裂缝。
  她丰腴的蜜唇,感觉起来是如此的柔软与平滑,每当我以舌头顶进她粉红的蜜穴,总是令成她扭动身体,咯咯笑起来,这让我的肉棒立刻勃起。
  许多次,我在她的蜜穴入口,磨擦著龟头,令我迅速勃起,按捺不住,不泄不快!
  所以在她长牙之前,我喜欢将肉棒放进她嘴里,她的嘴唇、舌头飢渴地吸吮著,就好像吸到妈妈的乳房一样。当我在女儿的小嘴内射精,她总是一副很惊讶的样子。她没有办法吞下所有精液,但小小的喉咙却很努力地将之嚥下。
  在她长牙之后,我会站在女儿面前,把我的精液洒满她的全身。当我的精液喷溅在她身上,她总是高兴的呜呜叫,而我会把精液当成乳液一般,按摩进她的皮肤。
  遗憾的是,当她一岁左右,我停止了这么做。
  我害怕她会记得,或者意外告诉某人,爸爸对她做了什么。
  但我们总是一起洗澡,仙蒂坐在我大张的腿间,我的肉棒压著女儿的背部,或是顶在她屁股间。
  我用沾满肥皂的手,抚遍她成长中的身体,花费大量时间洗净她的花唇,与胖胖而浑圆的小屁屁。
  我会告诉她,我们必须确定她真的被洗乾净了,跟著便将手指深戳进她温暖的直肠。
  每次当我的手指压过,她小小的粉红乳蕾,就会变得像岩石般坚硬。
  每晚当我把女儿放上床,我总是一面温习著她平滑的肌肤,一面让自己射精。
  在仙蒂三岁的时候,身上许多处婴儿肥已经消失了,变成一个美丽而苗条的小孩。
  我仍然用我沾满肥皂的手,帮她洗澡,滑溜过她的身体;而当我洗她的蜜处,按摩她的小屁屁,她也总是咯咯笑起来。
  她特别喜欢,我用双手去洗她结实而纤细的的大腿。
  然后就轮到我。
  她小小的手,擦洗我的胸口、我的小腹。
  然后她搓洗我的肉棒,轻轻地把两粒睪丸沾遍肥皂,把肉棒搓洗乾净。
  一天晚上,她搓洗了很长一段时间,而我再也忍受不了,滚烫的精液洒在她的胸部与小腹之上,令她大声地笑起来。
  洗澡完毕后,我把她身体弄乾,帮她穿好内裤。
  然后我们坐下来,她坐在我的膝盖上,柔嫩的屁股抵著肉棒,很容易地便感觉到我的勃起。
  当我们在夜里独处,一起看电视、录影带或玩游戏时,身上通常只穿内裤。
  我爱死了这幕景象,女儿把头斜倚在我胸口,天真地吸吮著拇指,,当我爱抚她的背部,或是她苗条而平滑的大腿时,她纤细的手指挑弄著我的乳头。
  每到就寝时间,在为女儿盖好被子之前,我会先把她的内裤脱掉。
  她喜欢裸睡,我也是。
  在七岁时,她在班上仍是一名个头最小的孩子;只有四十三吋高,和四十五磅重。
  她喜欢让一头红发保持至披肩的长度,衬著一双明亮的绿眼眸。
  她有一对柔软而像彩虹般的粉红樱唇,长长的玉颈,美好的平胸,以及她这年纪罕见的大乳蕾。
  当我为她按摩那里时,她很喜欢。
  而且我也喜欢她磨擦我的感觉。
  以一个年轻小孩而言,她已经有很优美的曲线,她苗条的腰部,在雪臀处变宽,直到修长而平滑的大腿。
  当我们在晚上仅穿著内裤,坐在一起,我爱怜地抚摸她大腿内侧的肌肤,瞧著她被隐蔽著的蜜处。
  我们亲暱地紧贴著,我的手臂紧紧环抱住她,一起谈论学校的事,和许多其他事情。
  有时候,她闹著玩地轻舔我的乳头,令我几乎想要射在内裤里,但她从来没有发现。
  有时候,她在夜里脚抽筋,醒来哭闹、喊叫。
  我走到她身边,将床单拉开,为她按摩双腿,一面看著她可爱的蜜穴。
  当我为她的小腿、大腿按摩之后,仙蒂很快地再次沉睡,却从没注意我因此而涨的疼痛。
  到了八岁,虽然她还很小,但对于父女俩挤在浴缸里共浴来说,她的身体已经太大了,但我仍然每天晚上和她一起洗澡,俯进浴缸来洗涤她光滑无比的肉体。

  我的手置于她腿间,我仍然确定她的小蜜穴是美好、乾净的。
  一天晚上,当我正洗涤著她甜美的身体,她告诉我这感觉不错。
  「要不要我让它感觉起来更好,真正的好 ?」我问她。
  「好啊!爹地。」她微笑著答道。
  我将手指滑至她绽放的花唇,忽上忽下地揉弄,探索她小女孩的蜜处。
  当我爱抚时,她放声呻吟。
  我俯下身,用另一隻手环抱住我的甜姐儿,一面将她的头贴紧我的胸膛,一面刺激她。
  没多久, 她大声尖叫,「喔....... 爹..... 爹地.....!」,小小的肉体伸个笔直,不停地颤抖,当她第一高潮冲过。
  等她放鬆下来,大口喘著气,我将她柔软的裸体从浴桶中抱出,坐在我的膝盖上,帮她弄乾身体。
  「这是... 是怎么一回事... 爹地?」她呜咽道。
  我心疼地拥抱著她,爱怜地抚摸女儿的裸背和双腿。
  「妳刚刚享受到的,那叫作性高潮,甜心。」
  「喔, 它... 它感觉起来好棒.. 」她结结巴巴地说著,「你能再做一次吗?」
  「当然了,我的小东西,只要妳想要,每天晚上都能做。」我笑著说。
  「嗯... 爹地... 它..... 它感觉起来真棒.. 」
  我把女儿抱起,带到她床上,盖好被子,温柔地亲她一下。
  当晚,我自慰的时候,所享受到的高潮,是近年来最好的一次。
  第二天晚上,仙蒂就像平常一样,穿著内裤坐在我的膝盖上。
  当我按摩著她柔软的大腿,她抬起头,仰视著我。
  「爹地?」
  「什么事,小东西?」
  她抬起她的屁股,离开我的胯间,褪下内裤,将两腿分开,脚指尖轻轻地擦过我的大腿,甜美的蜜穴随之张开。
  「昨晚做的那个东西,你再做一次好不好?让我有一个... 一个.. 」
  「一个高潮?」我填入她没说出口的话。
  「是的,爹地,一个高潮。」
  我紧紧地拥著她,一手滑入于她的腿间,轻逗她的花唇。
  「我甚至还能让它感觉更好,仙蒂。」我告诉她。
  「怎么作,爹地?」仙蒂好奇地问起。
  我抱起女儿,把她带到她床上,让她躺下,拉开一双粉腿。
  我将之弯屈,亲吻她的花唇。
  当我的舌头穿过花唇,舔舐著两瓣柔软而光滑的内唇,她呻吟出声「喔.... 爹地... 」
  我舔弄女儿八岁的裂缝,用手指将之分开。
  她的樱桃看来是如此美好、幼滑、闪著水光。
  我把舌头伸进蜜穴,舔她的樱桃,让女儿不停地发出呻吟。
  舌头彻底地探索蜜穴的每一点,我则津津有味地品嚐著她清新而稚嫩的香气与味道,最后,我在她刚发芽的花蕊前停下,将手垫在她结实的小屁股下。
  我舔著它,将它吸啜进嘴里。
  「喔.. 喔.. 嗯... 」她轻声呢喃,而当我吹舔著花蕊,我的肉棒也膨胀了。
  她苗条的臀部开始摩擦著我,压下她的屁股,进入我手里。
  我轻快地弹弄、吸啜花蕊,让仙蒂因为喜悦而喘著气,最后大声尖叫;身体痉挛。
  即使在她高潮以后,我依然舔著她蜜糖般的嫩穴,品嚐她鲜稚的蜜浆。
  我很想永远吃著她的蜜穴,但最后还是停下来,坐在她旁边,将她拉过来紧紧抱住。
  「喔...爹地...这感觉好棒...」
  「我很高兴妳会喜欢它,小东西,我喜欢为妳那么做。」
  我抱起她,走去浴室,将她放在浴桶中,往里面放水。
  洗涤女儿平滑的肌肤,我的肉棒慢慢地悸动。
  我将她抱出,把身体擦乾,送回她床上。
  「谢谢你,爹地。」她笑道,而我亲她一下,说晚安。
  我回到自己床上,强扯下内裤,抓起早已怒挺的肉棒,疯狂地套弄它。
  我没有注意到仙蒂,直到我终于发现她爬上了这张床。
  「你在做什么,爹地?」她问道,然后伸出小手,学著套弄肉棒。
  「喔,仙蒂,喔..」我居然口吃起来,急忙把手离开肉棒。
  「让我试试看,爹地。」她一面说,一面用小手环握住八吋长的肉棒。
  她慢慢地搓弄,动作很不规则,却别有生嫩的快感,我有些惊讶,凝视著女儿美丽的脸孔。
  「这样可以吗,爹地?」她问道。
  「嗯, 挤压的力气要更大,手的动作也要更快些.. 」老天,我居然在呻吟。
  「好的,爹地。」她说著,一双小手上上下下地套弄我的肉棒,更快也更用力。
  我看著女儿替我套弄肉棒,当肉棒膨胀到极点,瞬间喷出大量精液。

  「喔... 小东西... 啊!」我嘶喊出声,浓稠精液包覆住她的手和我的睪丸。
  仙蒂对射精看来有些惊畏,不停地用力榨压肉棒,直到最后一滴射个乾净。
  「这就是精液吗,爹地?」
  「嗯,是啊 ...小东西..」
  「我让你高潮了吗?」小女孩的眼底,闪烁著喜悦的光芒。
  「是....是啊!」
  她微笑著,珍爱地搓磨我的肉棒和阴囊。
  「爹地,我很高兴我能让你有和我一样的感觉!」她躺在我身下,小手爱抚著我的肉棒,当它慢慢软化。
  我搂著女儿柔软的身体,感觉她的温暖,抚弄她的屁股。
  我们进入深沉的梦境,彼此相拥。
  在那以后,我们每天晚上都睡在一起。
  我爱死了女儿蜜穴的美味,她为我手淫时候的感觉。
  几星期后,我教她吸吮我的肉棒,而我则舔她的蜜穴。
  她喜欢我射在她嘴里。
  在仙蒂九岁生日前,我弟弟和弟媳在一件意外悲剧中身亡。
  他们六岁的小男孩,鲍比,搬来和我们同住。
  我们让仙蒂搬到我房间,而他则住她的房间。
  他甚至没有问,为什么女儿能和我一起睡觉,但他很纳闷为什么我帮助仙蒂洗澡,而不帮他。
  我告诉他,我没有想到要这样。他要求我也帮他洗。
  那个晚上,我也帮他洗澡。
  当我沾满肥皂的手,轻轻洗著细滑的阴囊,搓揉四吋长的小棒,用拇指弹弄龟头,他就像仙蒂一样咯咯笑起。
  他的屁股比仙蒂结实的多,但他纤细的大腿则是和少女一样幼滑。
  在我帮鲍比洗澡之后,我也帮仙蒂洗澡。当我搓洗她的蜜穴时,迅速地把女儿带上高潮。
  鲍比不介意我们三人仅穿内裤坐著,当我们看一些卡通片,我将他们两个一起抱在膝盖上,双手抚摸他们年轻的大腿。
  仙蒂朝下一瞥,注意到鲍比裤子里有个膨胀物。
  她咯咯笑起,指了出来。
  鲍比感到难为情,但仙蒂将手按放在上面,轻轻挤压。
  「嘿!」他脱口叫出,跟著往上看我。
  「这感觉不错吧,鲍比!」我笑著问。
  「嗯,好像没错..但是..」
  仙蒂抓住他的内裤,一把拉下,男孩的短棒立刻向上直立。
  仙蒂将之放在指间,伸指逗弄。
  看著女儿搓弄她的堂弟,我的肉棒硬了起来。
  鲍比紧张地看著,眼睛和嘴张得大大的,大口喘气。
  男孩的腿大张,我伸手探索他细小的囊袋,把玩两颗小丸。
  仙蒂从我膝盖溜下,跪下身,将男孩的小肉棒吸进嘴里。
  我将鲍比拥入怀里,而仙蒂则继续吹送,让男孩纤弱的肉体在我臂内战慄。
  「嗯!喔...」他大声呻吟,将肉棒推进我女儿嘴里深处。
  男孩摊倒在我身上。
  「没有什么东西跑出来啊,爹地!」 仙蒂一脸奇怪的样子。
  「鲍比太年轻,还没有精液,仙蒂。」我对女儿说,「但我想妳已经让他很舒服了。」
  「这么做很舒服吗,鲍比 」
  「是...是啊..」男孩小声说著。
  「让我也帮你吸吸吧,爹地。」仙蒂笑道。
  她帮助我取出肉棒,鲍比仍坐在我膝盖上。
  他凝视著我怒挺的肉棒,犹豫不决地伸手碰触。
  「哇!」男孩很惊讶,「它好大!」
  「而我爱死它了。」仙蒂笑著说。低下头,在放入口中吸吮之前,她怜惜地亲了又亲,动手挤弄。
  鲍比惊愕地看著仙蒂的吹送,当我肉棒开始跳动时大感惊奇,最后,我的精液全部射进女儿嘴里。
  有些从她嘴角溢出,滴在我的睪丸上。
  「那是什么?」鲍比问道。
  我对他解释精液的意思,而仙蒂的小舌开始舔食洒散的精液。
  「舔我,爹地。」仙蒂要求著,慢慢地站起身,脱下内裤。
  鲍比凝视著她无毛的平滑蜜穴。
  我也向他说明,这是男孩和女孩子们的差别。
  「摸摸看她的小猫,鲍比。」我这样告诉他。
  他的手好奇地伸出去。
  「好软。」他含糊地说,他的手是第一次接触女性。
  「好痒啊!」仙蒂尖叫著跑到一旁。
  仙蒂躺下,张开她的腿。
  「舔我,爹地 。」
  我让鲍比坐上椅子,而我躺在女儿腿间。
  当我舌头滑上她的蜜唇,她开始呻吟,自动地将臀部推向我。
  我在蜜穴旁又舔又吸,给予女儿两度激烈的高潮,之后,我滚到旁边,抚弄她的乳蕾。
  鲍比凝视堂姊的双腿。
  「也想要舔舔看吗,鲍比 ?」

  「我.....我可以吗?」
  仙蒂用手肘半撑起身子。
  「嗯,鲍比,过来这里。」她这么对他说。
  他从椅子上爬下,四脚著地,注视堂姊湿润的蜜穴。
  我将女儿的蜜唇拨得更开,指出她的花蕊与蜜洞,告诉男孩,他该舔哪里。
  男孩伸出小小的舌头,轻柔地用鼻掘弄姊姊的花蕊。
  「嗯......」 仙蒂发出呻吟,而鲍比更努力地舔她。
  他贴到地上,将舌头埋于堂姊腿间。
  我看著他舔吮女儿的蜜穴,一手也伸出,爱抚著他的小屁股。
  「喔...... 鲍比!」仙蒂唱出了最后的吶喊, 她的身体在狂喜中浮沉,而她再次到达高潮。
  当夜,我们在一起睡觉。
  第二天清晨,我又看到女儿吸吮堂弟的小肉棒,然后是我的。
  我为她舔著蜜穴,然后鲍比接著舔。
  我将浴室改装,用一个大的淋浴棚来取代浴缸。
  我们三人一起淋浴,当我的肉棒开始变硬,鲍比总是一直笑;而仙蒂会吹弄我的肉棒,鲍比则搓洗我的睪丸。
  他开始学著吸吮我的肉棒,像仙蒂做的一样。
  在仙蒂过了十岁生日,而鲍比满七岁之后,她的胸部开始发育。
  鲍比被堂姐小小的山丘给迷住,惊讶于那是如此的结实却又柔软。
  仙蒂喜欢让他舔吸自己一边乳蕾,而我负责另一边,有时候仅仅是如此就让她达到高潮,但通常还是要等我们舔她的蜜穴。
  她则是吸吮我们的肉棒,让我们激烈地射精。
  一天晚上,在吸吮完女儿蜜穴之后,我在穴口磨擦著肉棒。
  「插进去吧,爹地。」她笑著说。
  我已经告诉她关于性的全部内容。
  我将肉棒引导至微开的穴口,抵著她的樱桃。
  我对女儿微笑,同时将屁股往下压。
  「喔!好痛啊!爹地!」女儿放声大哭。
  鲍比害怕地躲到一边。
  我停著不动,直到痛楚慢慢减弱,然后慢慢地开始抽送肉棒。
  「呜..... 爹地,这好棒。」仙蒂纵声娇吟,处女的贞血包覆住我的肉棒。
  「仙蒂... 仙蒂.. 」我在她耳畔低语,而她美妙嫩穴不住挤压著我。
  她首先到达高潮,蜜穴的嫩肉紧紧榨住我侵入的肉棒。
  跟著是我,狂呼出女儿名字,浓密的精液溢满穴里。
  当肉棒慢慢软化,自女儿珍贵的穴里脱出,我拥著她,亲她一下,感谢她如此地爱我。
  她的目光移向堂弟。
  「你也可以照样做,鲍比。」她告诉他。
  他盯视著堂姐犹自滴著精液的幼穴,慢慢地走到她身边。
  我帮他把细小的肉棒推进姊姊的蜜穴。
  在他掉出来几次后,终于学会怎么干。
  我看著他的臀部仙蒂身上不住挺送,两人一齐达到高潮。
  我们钟爱地彼此拥抱,深深入眠。
  一两个月后,我和鲍比谈起,让我干他紧紧的小屁股。
  然后,我也进入女儿的直肠,像鲍比那样。
  当肉棒撕裂了他们紧紧的菊花,我不由得战慄起来。
  仙蒂十二岁时,她怀孕了,生下一个美丽的小女孩。
  我告诉女儿,当她还是个婴儿时,我怎么照顾她。
  她笑著旁观我的女儿(孙女)吸吮我的肉棒,然后是鲍比的。
  我们一起舔她的婴儿裂缝,而她喜悦地叫出声。
  我们四人以后一起睡觉,一起沐浴,一起作爱。
  我计划干我的孙女,当她三岁或四岁的时候,不会让她像仙蒂一样等那么久!
  古蛇杂话:
  非常高兴,又有一篇文章,来和大家共享。
  翻译到现在,我非乱派文章不翻,那是因为当初我立身翻译时,有个想法,就是尽可能挑最辣的翻,什么乱伦、强暴、血腥、幼女,凡是前人有所顾忌而不翻的,我通通拿来翻,这样才比较过癮。不过,与之相反的,就是换妻类我绝对不碰,这大概是个人修为不够的关系,因为只要一提到和人分享东西,古蛇就会像倔强的小孩一样,把头撇开,直接地说声「不要!」。
  在翻译故事上,我是这样想的,尽可能尽可能,翻译一篇性故事,而不是一场性爱,我希望把一对乱伦的亲属,他们的生活故事,完整地翻译呈现,而不是仅仅做一场了事,那样层面仅停留在「欲」,让人感觉不到「情」的成分。
  乱扯了一大堆,总之,谢谢大家的观赏,与提供故事,在这次的最后,我想向各位征求一下,不知道哪一位朋友,有蒐集 Jake Baker、Frank McCoy,两位名家的故事呢?
  谢谢。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未作人工编辑处理,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至:outwebsit@hotmail.com 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