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大观园的女主人王熙凤,大概是从小养成的坏脾气,只知道颐指气使,经常打骂训斥仆人。对自己的丫环更是肆无忌惮,随意打骂,她们竟然没有一个胆敢稍有反抗的。一天夜里,大概是因为白天多喝了一些水,凤姐蒙蒙胧胧地梦见要去小解,突然被憋醒了,她睁开迷离的美丽的双眼,想了想?哦,是真的有尿耶。躺在温暖的大床上,懒得起床夜尿,凤姐突然想出一个从未有过的鬼主意:“谁值班呀?”凤姐喃喃地召唤。
  “主人,是我,平儿,和薛宝钗。”
  每夜都有两名值班丫头跪在凤姐卧室的床头地台上,这是规矩。而且她们不穿服装,只穿很性感的内衣式短围裙,像西方中世纪的女仆一样装束,这是凤姐的情夫的主意。年轻丫头藕一样的白嫩双臂和已经丰满的漂亮大腿都露在外面,没有乳罩,丰满的乳房把围裙前胸撑得鼓鼓的,白嫩的屁股也暴露着,股沟里一条红色的细带紧紧勒进嫩嫩的肉缝里,前面仅有很小的一块粉红色三角布,勉强遮住年轻的花穴。还好,这些丫头都很年轻,阴毛刚刚长出,还没有蔓延很大地方,只是从窄窄的三角裤边沿露出一些软软的曲毛。这种装束开始时她们都非常害羞,尤其是凤姐的情夫来的时候,不过过了一段时间以后,她们就习惯了。
  “平儿呀,我要放尿,你上来,用嘴给我盖住,要喝下去,一滴也不许漏出来。”凤姐眼睛也没睁,迷迷糊糊地嘟囔着。
  “是!啊?……主……人……什么……”平儿怀疑自己耳朵听错了,惊慌地看着薛宝钗。
  “是、是的。”宝钗冲她点点头,表示肯定:“快呀!不然主人又要惩罚你了。”
  “我……是。”平儿尽管十分吃惊凤姐竟能下这样的命令,感到万分屈辱,可还是不得不服从主人的命令,因为这个主人太蛮横,平时稍有不如意,就严厉惩罚鞭挞,所以这些丫头和小姐们都十分怕这个凤姐主人,已经养成逆来顺受的习惯了。已经成为皇太后的元春,在凤姐面前,也要乖乖地下跪,吓得浑身发抖给凤姐舐脚。太后也要和其它丫头们一样,几天就要轮流一次,来给凤姐当丫环使唤,还要穿着性感的内衣和性奴高跟凉拖鞋,整夜的跪在凤姐床头侍候凤姐睡觉。至于象林黛玉、史湘云等人就更要整天任由凤姐打骂作贱了。她们在凤姐眼中都只是下贱的丫环而已。
  平儿从凤姐的真丝驼绒毯子脚端小心翼翼地爬进主人的被窝。凤姐穿着一件真丝睡袍,平儿轻轻把睡袍的下摆褪到小腹上面。被窝里黑觑觑的,什么也看不见,但平儿可以闻到主人那年轻细嫩的肌肤所散发出来的淡淡肉香,尤其秘穴那地方特有的性骚气味,使平儿很快就找到了地方。
  “怎么办?要用嘴盖上去吗?这太侮辱人了!还要喝尿?!这……这难道也是下人的天职?!”平儿屈辱、愤恨,但也骇怕。“我能抗拒主人的命令吗?能吗?”平儿内心十分矛盾。最后还是不得不横下一条心,张开朱唇,慢慢压在凤姐的秘穴上。
  “哦……”凤姐的腰部微微一震,两腿略微分开一些。凤姐这是第一次品嚐到另一个女孩的嘴对於她秘穴的刺激。“呀!这种感觉好新奇,好舒服!”凤姐朦胧之中体验到从未有过的快感!
  “平儿,我有些尿不出来了,你舔一舔。”凤姐继续命令平儿。平儿不敢怠慢,已经到这步,只好听天由命了,平儿也只好认真地做。尽管此前平儿也从未做过这事,但跟男友做爱时,男友舔过的,所以平儿知道应该刺激什么地方。平儿挺起软绵绵的嫩舌,在主人的肉缝里上下撩拨,主人的阴唇逐渐开始蠕动,跟平儿的嫩舌缠绵起来。平儿竟然也渐入状态,贪婪地吮吸起来,时不时地把凤姐那两片嫩嫩的阴唇吸进嘴里使劲啜。
  “哦……啊……好舒服……”凤姐开始有反应,腰部在扭摆着追逐平儿的火热嫩舌。平儿开始用舌尖攻击主人已经凸起的肉芽,“哇……啊……哦……”凤姐在迷蒙中渐渐逼近高氵朝,感到浑身充满一种莫名的快感和骚动。“哦……啊……”平儿的舌头已经侵入凤姐的花巷了,蜜壶中无法抑制地涌出大量淫汁,“吱噜、吱噜”平儿饥渴地啜吸着凤姐的蜜液。
  “啊……啊……啊……我……泄了……要放了……”凤姐激烈地喊了出来。随着凤姐的叫春,凤姐达到高氵朝,同时憋急了的夜尿也一同放了出来。
  “呜呜……”平儿急忙盖紧嘴巴,可是尿放得太急太多,呛得平儿眼泪都出来了,连续喝了好一阵子,凤姐这才放完。
  “哇……哦……好爽,真舒服!”凤姐长长舒了一口气,感觉通体畅快,骨头犹如散架一般,瘫软在温暖的被窝里。
  “咦?!该死的,怎么漏在床上了?”
  “啊!我……我我……”平儿自知犯了弥天大罪,顿时吓得小脸煞白、浑身颤栗,结结巴巴地说:“主人,我……我错了……请主人处分我。”
  凤姐当时睡意蒙胧地说:“先脱光衣服去外面跪着,头顶一碗水,反省。等明天再说。”
  平儿果然不敢违抗命令,顾不得羞耻,自己脱光衣服,端了一碗水,到外面院子里跪在那,头顶那碗水,不敢稍有晃动。当时可是深秋呀,夜里外面几乎只有零度,寒冷的海风吹得她肌肤如小刀细割一样万般痛苦,还是个情窦初开的年轻小姑娘的她,一丝不挂地跪在外面,自然更是万分羞辱。可她实在不敢违抗主人即使是在梦里下达的惩罚命令。
  第二天天亮后,院子里的人渐渐多了起来,平儿的羞耻感也随着人数的增多而越来越强烈。来来往往的人们只是看看这一丝不挂地跪在院子里的丫头,却丝毫同情的表示也没有,因为这种事在这里已经司空见惯了。年轻的平儿的丰满躯体,就连她的男友也不能轻易得见,现在却赤条条地跪在这里展示。平儿内心忍受着巨大的耻辱,但她知道绝对不能反抗主人的命令。凤姐已经忘记了院子里还跪着个丫头,就要出门去,突然听到一阵可怜巴巴的声音:“主人,我……”平儿担心主人出去,她就得在这冻一天,不死也活不成了,所以斗胆追问主人,意思是乞求主人能开恩。
  “哦!你在这?蠢猪,滚回屋去,晚上再收拾你,你给我写份检讨,认真反省。”
  “是,主人。”平儿站起来,打了个标准的立正,昂首挺胸,迈着正步走进屋里。院子里的人看着一丝不挂的平儿如此保持奴婢风度,感到有些滑稽。
  晚上凤姐回家后,看见平儿笔直地站在门廊里,依然一丝不挂。凤姐突然感到了一种非常尊贵的荣耀,她只是随随便便的一句话,平儿竟然如此认真地服从,这种奴役他人的乐趣真实妙极了!

  “主人,这是我的检讨。”平儿毕恭毕敬地双手呈上她的检讨。
  “噢,你给我念念。”凤姐在轮班丫头林黛玉的伺候下,换了一身休闲装,躺在躺椅上闭目养神,两个伺女过来跪在她两侧,为她轻轻地捶腿。
  “主人,我知罪。由於我的疏忽,没能完全喝下主人的尿,致使圣水洒落主人的床上,不仅弄脏了床单,也影响了主人休息,我犯了不可饶恕的罪行,请求主人严厉惩罚我,我心甘情愿。另外,为了以后不再出现这样的错误,我决心苦练喝尿本领,请求主人以后把所有的尿都让我喝,我就是主人的尿壶。”
  “哦!哈哈,认错态度很深刻嘛,好,以后我的尿都赐给你喝了。这次嘛,就从轻惩罚罢。黛玉,在她屁股上抽50皮带,平儿要报数。”
  “是,谢谢主人开恩。”平儿跪下道谢,就走到墙角蹶起屁股,接受惩罚。
  “一、二、三……”
  “啪、啪、啪……”
  “报告主人,抽打完毕。”林黛玉跪在凤姐面前低声说。
  “唔,好了,回去穿衣服罢。黛玉留下来给我舐脚。”
  “是,主人。”黛玉乖乖地双手捧起凤姐的光脚丫子认真地舐了起来。
  晚上,平儿从后花园经过,听到亭子里一男一女淫秽的对话。女的好像求那男的干她,但是男的却故意捉弄她,要她做种种下流的动作,并且叫女的到花园里爬一圈,回来就答应干她。过了一会儿,看到一个男的探头望了望外面,接着看到一个全身光溜溜的女人像狗一样的爬出来,而且屁股后吊着一双高跟鞋,显然鞋跟分别插进她的肛门与阴道里。看样子她好像怕高跟鞋会掉出来,所以并不敢爬得太快,偶而伸手朝屁股后的高跟鞋压了压,让它更深入体内一点。等到她爬回到楼梯间门口时,那男的还踢掉拖鞋用脚趾去揉女人的乳房,并且一手扯着女人的长发,后来那女人还用嘴去吸吮男的脚趾头,后来那男的好像骂了一句话(我隐约听到有『贱女人』三个字),又说了一句话,只见女人仰起了头,嘴巴张得大大的,男的就吐了口口水到那女人的嘴里,那女人竟然吞了下去,还点了点头,接着他们就又回到了机房那一层。受到这一幕的刺激,平儿当时全身僵硬,几乎不能呼吸。因为那男的虽然平儿不认识,可是那女的竟然是平时高高在上的凤姐。这时凤姐跪在那男人面前哀求说:「主人,干……干我……」「用什么干啊?」「用……主人的……『懒……教』……」「好!你转过来帮我吹一吹。」这时传来一阵皮带扣环的撞击声与拉开拉链的声音,接着就没有什么声响了。偶而传来『呜、呜』与口水的声音。平儿心里又激动又气愤,这贱女人平时一副圣女的样子,现在不但帮男人吹喇叭,还会说『懒教』。
  凤姐显然一丝不挂的跪着,屁股还翘高,一头长发的脑袋正埋在男的胯下努力地前后动作着。
  唉!其实凤姐也不总是这么盛气凌人的。
  “主人,您做我的乾爸罢!我好想你!”凤姐嗲声嗲气地说。
  “哦……那好呀……以后我们就可以常见了!”
  “对呀,乾爸!你真是我的好乾爸!以后只要您一叫我,我马上就会去看您的。”凤姐更加起劲地吮吸他的肉棒:“乾爸的肉棒真好吃!我要经常吃!”
  “呀……呀……好女儿,你真妙不可言!”
  “那是自然了,我的好女儿,来来,快给爸爸插吧!”老头已经被凤姐弄得坚持不住了。
  “嗯,乾爸,快来插女儿呀,女儿的小穴穴痒死了。”凤姐一边嗲声嗲气地说着淫话,一边高高蹶起肥肥大大的屁股,鲜红柔嫩的的花穴完全暴露在老鬼面前。
  “爸爸来了。”老头挺着硬梆梆的肉棍,“噗吱”插进凤姐嫩嫩的阴户里。
  “哦……啊……”凤姐激动地随着他的抽插而扭摆屁股,没多久男人就泄了。
  原来,那男人是淫魔教教主,凤姐是他的母狗性奴,而太后是他的母猪性奴,所以太后才只好侍候凤姐。而凤姐让教主的三公子玩弄,那才叫狼狈呢。
  那天凤姐在教主家过夜,第二天早晨她懒洋洋地爬起来,赤身裸体地到客厅里喝了一杯温热的奶,吃了几口三文治。
  “乾爸,我好困呦。”凤姐嗲声嗲气地一边说着,一边就拱进了老鬼的怀里:“我还要嘛!”
  “你看你看,又来了,爸爸老了,不行了,昨晚让你差点没把老命吸掉。”老鬼乾枯的手在捏弄凤姐的乳房。凤姐则把手伸进他的下面,把玩那软耷耷的肉条。
  “老爸,都几点了,还不走?教徒们等着你呐。”老鬼的三公子来这儿找他了。
  “啊!……”凤姐惊叫着畏缩在老鬼怀里,羞愧难当,一丝不挂的她不知如何掩蔽令人羞耻的裸体。
  “哦,这就走。”老鬼说着要起身,“宝贝儿,没关系,去跟小三玩吧,他年轻力壮。”说着就把凤姐推开,起身穿衣,在卫兵的服伺下走了。
  “哈哈,哈哈,美人,还怕羞呀?来吧,爬过来,让我玩玩。”
  “啊?!他竟然说玩玩?我是什么?玩具吗?”凤姐心里感到无比屈辱,浑身因此而微微发抖,羞红的脸像火烧一样。“我……我可不就是他们的玩具嘛。”凤姐羞愧忸怩地慢慢爬到他脚前。
  “来,用嘴帮我脱鞋。”他高傲地坐在沙发里,跷着二郎腿,拿起一本书看了起来。“快点,贱人,当心我抽你。”他连看都不看凤姐一眼。
  “天呢!他比他老子厉害多了,简直不把我当人看,我再怎么下贱,也算是大观园的主人呀!”凤姐感到羞辱得气都喘不过来。只好被人恣意侮辱了。凤姐咬咬牙,爬在三公子脚前,张开嘴咬住三公子的皮鞋带,一点一点地扯,终於揭开了,“可是怎样才能脱掉他的鞋呢?”一丝不挂的凤姐呆呆地像狗一样爬在他脚前,看着亮的皮鞋费力地琢磨着。
  “有了!”凤姐用牙咬住他的鞋后帮,使劲往下拉,“成功了!”凤姐终於用嘴脱下了他的第一只皮鞋。尽管心情很敢羞耻,可也感到成功的喜悦!
  “我真是贱坯子,干这个居然还高兴。”凤姐自己骂自己。随后他先让凤姐伺候他洗了个澡,又让凤姐用乳房为他全身涂浴液,然后用嘴把他的肉棒弄硬。这小子玩的特别,偏要插我的屁眼,凤姐可从来没有被这么侮辱玩弄过,凤姐拒绝,可是他毫不顾忌凤姐的尊贵身份,狠狠抽了凤姐几个耳光,她不得不屈服。
  “我的好哥哥,我的屁眼从来没有这么弄过,你可要轻一些呦!”凤姐带着哭腔乞求他。“啊!啊!好痛呀,求求你,轻一些。”
  “你的屁眼真好,好紧呀,很久我都没有玩过这么好的屁眼了。”

  凤姐的思维已经被直肠里的大肉棒完全控制了,像一条母狗一样趴在进口高级地毯上,悬垂的硕大乳房随着大肉棒的抽插而沉甸甸地摇晃着,浑身的肌肉随着一下一下的撕裂般的剧痛而抽搐。他的肉棒越来越硬、越来越热、动作也越来越粗暴,伴随着他的大声嚎叫,凤姐感到一股热流射进直肠深处。他拔出了肉棒,而凤姐的娇嫩的屁眼却还张着口在蠕动,凤姐已经无法控制它了,她精疲力尽,无力爬起来,只好仍然趴在原地喘着粗气。
  “哈哈,小宝贝儿,你的屁眼看来还没吃够,还张着嘴要呢,给你这个。”说着,他从果盘里挑了一根青硬的粗大香蕉,残忍地塞进我的屁眼,开始时还留一截在外面,像条狗尾巴。
  “小母狗,给我爬两圈。”
  “你?!你怎么能这么对我?”凤姐委屈地哭了。
  “啊哈,你还委屈?有多少漂亮的贵夫人要给我舔屁眼,我还嫌她没有档次呢!初次见面我就临幸了你,你该感到莫大荣幸,要感谢我才对。你还敢抱怨?你还想不想好了?我一句话就能让你老爸下台,只要我高兴,我就可以把你关进我的狗笼子里当狗养着。不信你到我家看看,我现在屋里就拴着三条美女狗。”
  “啊!……”凤姐惊呆了,他的确有那种能力。凤姐顿时没了自尊,马上像狗一样在地毯上爬了起来,爬到他跟前,还媚态十足地把他的已经疲软、沾满了黄白混合粘液、散发着精骚和屎臭的肉棒含进嘴里,细细地舔乾净,他满意地抚弄着凤姐的秀发。
  “主人,都是狗性奴我的错,我再也不敢惹你生气了,以后你让我干什么都行。”凤姐不得不说出这违心的话。
  “唔唔,这样就好嘛,主人不会亏待你的。”他一边说着,一边用力把那么粗、那么长的香蕉,硬是全部插进凤姐的屁眼里了。这还没完,他又拿起化妆台上的小香水瓶强行塞进她前面的肉洞中,最后又用两个衣服夹子,紧紧地夹住凤姐的两片粉红鲜嫩的阴唇。
  “噢!好痛,好胀呀。”
  “不痛、不痛,你会习惯的。”说着又在凤姐每个乳头上各夹了一个衣服夹。
  “啊!”剧痛从乳头传遍全身,凤姐在微微颤抖。
  在他们的聚会上,任何人都可以命令凤姐做任何事,凤姐常常被剥得精光,一任这些男男女女肆意玩弄侮辱。一次她们把凤姐双手绑在背后,双乳用特制的钢夹紧紧夹住,乳头被刺穿,挂上小环,然后吊上一个托盘,里面放上酒水点心,伺候他们。凤姐当时承受着多么大的耻辱和痛苦呀!现在回想起来还心有余悸。
  噢?好像还有一天,三公子把凤姐带到一个警卫森严的大院子里,那院子比大观园还要大,有小桥流水、假山真树、草坪花圃、亭台阁榭,好像是他的未婚妻家。那女孩很美,年龄与凤姐差不多,但高傲的气派却是凤姐无法企及的。
  她亲昵地吻了他,并问他:“她是谁?”
  “噢!是大观园的女主人王熙凤。”
  “唷!另有新欢了?”
  “哪里、哪里,岂敢、岂敢,她不过是又一条乞食的小母狗。”
  “真的?”
  “真的,不信我做给你看。”他说完,就招呼远处的一个像是奴才的年轻男人。
  那男人殷勤地跑过来:“公子,有何吩咐?”
  “噢,这样。你去把她弄成狗样。”
  “是。”这奴才样的男人点头哈腰。他把凤姐带到一间房子里,漠然地命令凤姐脱光衣服,好像她压根儿就不是人一样。凤姐明知抵抗是无益的,也只好放弃羞耻心,当着这个陌生男人的面脱得一丝不挂。然后这奴才就用一些凤姐从未见过的道具,把她装束起来。戴上狗项圈、系上狗链、挂上乳头铃铛、戴上手铐脚铐,最后又戴上眼罩、勒上口嚼。凤姐就这样给弄成美女狗了。奴才牵着凤姐追上三公子和他的未婚妻:“小姐,公子,弄好了。”
  “噢,辛苦你了。”
  “不不,没关系,为小姐服务不胜荣幸。这小狗满漂亮丰满的。”
  “哦?你喜欢就嚐嚐滋味?”
  “不不,我不是那个意思。小姐、公子慢慢玩,我回房里。”
  凤姐就这么像瞎狗一样被这高贵的小姐牵着,在草坪上爬。
  “唉!不堪回首呀!”后来凤姐被他送回了家里。忘却在教主家的那段耻辱,凤姐又成了大观园的仆从们的尊贵女王。不过凤姐倒也学会了一些上层公子小姐们把活人当玩物、当畜牲一样地摆布的戏法。她的几个奴婢成了她的宠物,她养的两个小白脸,有一阵子凤姐乾脆把他俩一丝不挂地、像公狗一样,在脖子上系上狗的皮项圈,用狗链子拴在自己的床头,命令他们舔阴蒂和屁眼。那种奴役人的乐趣的确好!难怪那些皇子皇孙们不养真正的猫狗宠物,而是把年轻漂亮的姑娘、小伙当宠物豢养。
  奴婢平儿穿着红色高跟拖鞋,职业套装把贾琏引到凤姐的卧室。凤姐坐在黑色圈椅里翘着二郎腿,脚蹬着高跟鞋懒懒的躺在圈椅里。在桌子下面贾琏能看到她裹着肉色丝袜丰满的腿和略微有些灰尘的黑色高根鞋。她的脚还一下一下悠闲的挑着,根本没有和贾琏谈话的意思。看到她的气势,贾琏内心竟然一下垮了下来。
  “舐脚。”她对贾琏冷冷地吩咐道。她一挑一挑的晃动着高跟鞋。
  贾琏跪着一下钻进了桌子下面。贾琏蜷缩在凤姐的脚下,脸和凤姐的鞋子无限贴近,她鞋子里的酸臭气息已经一绺绺飘进了贾琏的鼻子。凤姐这时一挑一挑的脚碰到了贾琏的脸。她把脚翘起来,踩到了贾琏的脸上,贾琏不由自主的转过脸开始舔她的鞋底。但她用脚把贾琏一蹬,伸出手来揪住他的头发把他拉了出来。贾琏的脸就靠在她丰满的大腿上,他开始一下一下舔她穿着丝袜的大腿,眼睛偷偷摸摸的往裙子里看。
  “啪”的一下,凤姐给丈夫贾琏来了一个响亮的嘴巴。
  “贱狗,你也配舔我的腿,过来。”凤姐揪着他的头发把他拉进她裙子里面,“好好的闻”,说着她放了一个屁,贾琏的鼻子严严实实的裹在她的档下,一丝不拉的吸完了凤姐放的屁。眼前黑乎乎一片,鼻尖碰着一片柔软。贾琏伸出舌头小心的舔了一下凤姐的阴部,凤姐的阴部很骚。凤姐显然是一个性欲旺盛的女人,她没有急着虐待贾琏,而是直接让贾琏为她口交。她在外面揪着他的头发,丰满的腿用劲夹着他的头,贾琏感到自己仅仅是凤姐的性具。他用力舔着凤姐的阴部,很快的粘粘的液体就渗出了内裤。贾琏看不到内裤的颜色,用舌头费力的把内裤挑开,大口大口舔着凤姐阴毛浓密的阴道。

  “吃”凤姐威严的命令。听到后,贾琏开始大口大口吸食凤姐的液体。凤姐没有快乐的呻吟,而是哼哼冷笑着。过了一会,贾琏满脸都是液体了。
  “往下舔。”贾琏根本没有意识到向下舔是什么,只管伸出舌头去舔,他感到那里涩涩的,而且有一股粪便的气味。他扭了一下头,凤姐用丰满的大腿把贾琏夹的更紧了,她哈哈大笑着……凤姐冷傲的奴婢平儿跪在地上给凤姐擦鞋。她屁股撅的很高,高跟拖鞋的鞋跟平平的伸出来。在平儿超短的裙子下面,贾琏已经能看到她的白色内裤了。可是她顾不上这些,她在用心的为凤姐擦鞋。贾琏给凤姐恭恭敬敬的端上了热茶。可是凤姐站起来,来到了窗边,欣赏着下面的风景。平儿赶紧钻出来,跪着爬到凤姐脚下,继续为凤姐擦鞋。
  “跪下爬过来”凤姐叫贾琏。贾琏赶紧跪下,来到凤姐脚下,接过了平儿手中的丝巾。
  “舔”凤姐命令。于是贾琏低下头开始舔凤姐的皮鞋。而平儿好象训练有素,她乖乖的扒在凤姐高跷的屁股上,大口大口的闻着。贾琏偷偷向上面看去,凤姐的手按着平儿的头,屁股用力挤压她的口鼻。平儿一声也不敢吭,双手在空中乱抓着。贾琏不敢在看她们,用心舔凤姐的高跟鞋,这时凤姐走到沙发前坐了下来,我们赶紧爬过去。平儿跪在凤姐的腿旁边开始给凤姐捶腿,而凤姐翘起了二郎腿。她把鞋底在贾琏脸上踩了一下,贾琏会意了。开始舔凤姐的鞋底。这时凤姐对平儿说:“把鞋给我脱了”。平儿双手捧着凤姐的脚把高跟鞋小心的脱下来,凤姐把脚踩到了平儿的头上。
  “闻”凤姐命令平儿,冷傲年轻的奴婢乖乖的把脸埋了进去,贾琏看到她的胸脯剧烈的起伏。
  “好闻吗?”凤姐冷冷的道。
  “好闻。主人,请让我多闻两下。”
  “哼哼。好闻?!你个骚货,竟然给教主卖骚。你给我好好闻。”
  “不敢。主人。我最爱闻你的鞋了。”
  “哼哼,是吗?给我钻进来。”凤姐说着打开了大腿,贾琏看到了凤姐的黑色内裤。还有内裤边缘露出来的丝丝黑毛。平儿忧郁了一下,但凤姐神情自若,躺在沙发上,汗臭的脚踩着贾琏的头。平儿果然还是钻进了凤姐的黑色一步裙。
  “骚货。想给教主卖骚,先好好伺候伺候我。”说着凤姐夹紧了平儿的头,哼哼冷笑着。
  平儿显然是在为凤姐口交,她的屁股翘的老高,正对着贾琏的脑袋。
  “用力舔”凤姐揪着平儿的一头长发说着。平儿的头一拱一拱的,象一头觅食的狗。而贾琏的脸就对着平儿的屁股,平儿舔了一会,凤姐站了起来,提着平儿的头把她拽到了屁股上。“现在钻进来舔我的屁眼”。平儿无奈,她把脑袋从后面向一步裙里面钻,可是凤姐的腿合在一起,她钻不进去。
  “求我”凤姐命令到。
  平儿犹豫了一下,低声说道“求求主人……让我……让我……舔你的屁眼”
  “啪”的一声,凤姐会手给了平儿一个响亮的耳光。
  “再说一遍。”
  “求求主人让我为你舔屁眼吧。”平儿的声音稍微大了一些。
  “啪”又是一记耳光,“贱货,舔我屁眼的贱货还想勾引总经理?哈哈。”
  “不敢,主人,我只配舔你的屁眼。”
  “舔。”凤姐下命令了。平儿小心的撩起凤姐的短裙,露出了部长黑色的内裤和吊袜带。
  “你过来给我口交。”凤姐抓着贾琏的头发把他拽了过去。于是贾琏和平儿一前一后用舌头为凤姐服务着。凤姐的性欲非常持久,淫水流了贾一脸还是没有到高氵朝。
  贾琏偷偷一看,发现平儿的脑袋湿淋淋一片,显然部长把尿尿在了平儿脸上。发现贾琏停止了工作,凤姐回身给他了一巴掌。贾琏赶紧继续吸吮凤姐屁眼上的毛。只听见部长命令平儿。
  “地上的舔干净……贱货,鞋上的也舔了。”
  这个晚上平儿闻了凤姐的鞋,吃了凤姐的淫水,贾琏舔了平儿的内裤,平儿舔了凤姐的屁眼,平儿还喝了凤姐的尿,还舔干净了地板上的尿液。
  教主要来了,凤姐让贾琏和平儿先出去,自己穿上性奴拖鞋跪在地上等候。第二天当贾琏来到凤姐的卧室跪着爬到厅堂的时候,难以置信地看见高贵的凤姐正跪在沙发前为昨晚的男人脱鞋。她把男人的皮鞋工整的摆在沙发前又捧起男人穿这黑色袜子,腿毛乱呲的脚使劲嗅了两下。
  “你的脚变的更臭了。主人。”
  “哈哈哈”男人得意的笑着,好象脚臭是一件光荣的事情。
  看到贾琏进来凤姐命令道,爬过来把主人脚上的汗舔干净。
  “过来。贱狗。”凤姐命令道,她的头昂的很高。
  “算了。你来舔我的脚。”教主对凤姐说,然后对贾琏说,“去把平儿女王请进来”。凤姐脸色很难看,但还是扭头对贾琏命令道“去。”
  贾琏把平儿叫了进来。平儿一看见教主就扭着屁股走了过去,在教主身边坐下。而昨天盛气凌人的凤姐此刻一声不响的低头给教主口交着。贾琏跪在一边不知道该怎么办。教主对他吩咐道:“过来给平儿女王脱鞋”。贾琏依言过去给平儿脱了鞋,教主从他手中拿走平儿的红色高跟鞋,贪婪的闻着。同时用另一只手按着凤姐的脑袋。凤姐的脑袋一上一下,吮吸着教主的阳具。
  平儿这时突然扇了教主一个耳光。惊慌失措的教主赶忙跪到了平儿脚下。平儿把脱了鞋的脚踩在凤低着的头上。
  “贱货,以前的帐该好好算算了。”平儿恶恨恨的说。同是点上一支烟吸了起来。“叼着我的鞋子饶着屋子转三圈。”平儿对凤姐命令道。凤姐乖乖叼起平儿的高跟鞋围着屋子爬了起来,而教主此刻把头埋在平儿的档下,舔着。平儿抽着香烟,用眼角瞟着凤姐。
  “去把这条贱狗的饭盒拿来。”平儿对贾琏命令道。贾琏取来了凤姐的饭盒,而凤姐此刻已经爬完了三圈,看到平儿手中的香烟熄灭了,赶紧爬道茶几上捧上了烟灰缸。平儿用力瓷灭了烟头。一脚把凤姐踢到了地上,又粗暴的推开了教主,岔着双腿站了起来。
  “放下。”
  贾琏把饭盒放在了平儿脚下。
  “你,”平儿用脚踢了踢凤姐,“过来捧着”。
  凤姐爬过去双手捧起了饭盒,平儿坐了上去。
  “让我喝尿?我让你也喝喝。”
  教主在一边微笑着。“别笑,你也要喝。贱狗。”平儿训斥着教主。凤姐此刻手捧着饭盒不知所措,教主啪的一下扇了凤姐一个耳光。“喝”教主命令到,同时扒在平儿的阴道上为平儿清洁。贾琏看到凤姐的脑袋被平儿的高跟鞋底踩着埋进了饭盒。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未作人工编辑处理,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至:outwebsit@hotmail.com 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